中新网湖北新闻8月12日电 (石振华)9日傍晚,吃过晚饭,李朝富又来到离住所不远的富河堤上,望着一汪平静的湖水,看着水位一天比一天下降,心里头一天比一天踏实。

  沿着河岸,他踏着碎步,脑海中回想着前段时间抗洪时的险情片段,细细品味着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镜头,总结着处置险情时的不足之处。

  李朝富是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技术负责人,自防汛以来,已有48天没回家了。这些天,他吃住都在阳新县富河中游防汛抗旱指挥部,哪里有险情,他就去哪里。

  这48天来,面对一次次重大险情,他沉着稳定,根据历年来的经验,成功处置了每次险情。

  阳新县河流纵横交错,素有“百湖之县”之称。也因此,汛情期遇到大暴雨,该县就会遭遇洪水侵袭。

  特别是穿县而过的富河流域,遇到洪水年份总会告急。每年汛期,按照不同堤段的划分,该县将成立三个防汛指挥部,分别是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富河城区防汛指挥部、富河下游防汛指挥部。

  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负责49.8公里堤坝的汛情情况,涉及4个镇2个区,即排市镇、木港镇、浮屠镇、三溪镇、军垦农场和荆头山农场。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是最危险的防汛区。

  历年来的汛情,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所管辖的防区多次发生险情。也因此,阳新县委县政府对此处高度重视。

  李朝富是一名老水利,确切的说,他一直担负着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的技术负责人。每次汛情来临,他都入驻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坐镇解决每次的险情。

  今年因为机构改革,李朝富所在的单位水利设计院从阳新县水利局划到了阳新县农投公司。这意味着,李朝富不再是水利部门的人,所以今年他没有防汛任务。

  然而,由于连日来的强降水,长江水位居高不下,加上富水水库和王英水库泄洪,造成阳新县受灾严重,富河两岸堤防多处发生险情。

  已不再是水利人的李朝富却心系水利,他志愿加入到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担起了技术负责人的重担。“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而我又是多年的技术人,对堤坝的情况非常了解,不来不行。”知道治水凶险的李朝富,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7月1日,李朝富又作为富河中游防汛指挥部技术负责人,入驻位于荆头山农场的阳新县富河中游防汛抗旱指挥部。

  连日来的大暴雨,长江、富河、牧羊湖等多处水域出现了水位不断升高险情。面对不断发生的险情,李朝富勇于担当,奔赴每处险情。

  7月7日凌晨5点29分,李朝富接到浮屠镇水利服务中心打来的电话,称位于商贸城处的荻田港堤段,出现了洪水漫顶、溃口险情。

  洪水如同猛兽般向浮屠镇白煞湖冲去,如不及时处置,下方的良田将全部遭殃。李朝富观察了险情后,采用大石块封堵溃口的办法,经过10多个小时紧急抢险,溃口成功合拢。

  7月8日晚11点,荆头山富河堤出现了浑水漏洞险情。李朝富又赶到现场进行处置,一直忙到零点。紧接着,李朝富接到了排市镇梅潭村石潭组的引水涵洞出现大洪水涌进长塘湖的险情,且洪水携带者大量土粒。

  还没歇口气的李朝富又往险情现场赶去。查看了险情后,李朝富的第一方案是,在引水涵洞口出口处进行砂石围堰导滤,但因出水量太大,无法堵住洪水。

  李朝富跑到引水涵洞进口处观察,决定在进口处采取大石块、石子堵口的办法处置险情。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封堵,出水量明显减少,且流出来的水未出现携带土粒,险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处置完险情,已是早上7点多。李朝富因担心排市镇官科外湖的二道防线加固工作,在排市镇水利站只睡了两个小时,又赶去现场指导。

  7月12日早9点,阳新县审计局工作人员在牧羊湖巡堤时,发现一处大的浑水漏洞险情。李朝富带着技术人员赶赴现场分析,是白蚁洞造成的。

  在李朝富的指挥下,抢险突击队花了5个小时,用了2吨沙和15吨石子做了翻滤围堰控制险情。次日早7时,接到堤防施工单位电话,称此处的迎水坡出现了直径1.8米 、深1.2米的塌陷口。李朝富发现是因白蚁洞穿堤造成的,大量的洪水向洞口涌进,溃堤将随时发生。最终,李朝富解决了这次险情。

  一次次不同的险情,李朝富一次次“对症下药”,险情一次次被解决。“他毫无怨言,任劳任怨。”阳新县水利局副局长刘道荣这样评价李朝富。

  细细算起来,现龄46岁的李朝富跟水利打交道有23年。这23年里,他走遍了阳新县内的所有河段每一个角落。因此,根据每年的险情情况,绘制了一张防汛布防图,把堤坝上的每一个薄弱环节都标记的清清楚楚。

  防汛布防图中,每个堤坝上都标注了每年险情的具体位置。“布防图每年都要根据当年的险情作进一步的更新,有了布防图,遇到险情时就更直观了。”李朝富说。

  首次绘制布防图是在2015年。“次年发生洪水,布防图正好派上了用场。”李朝富回忆,2016年处于荆头山的牧羊湖、木港镇新湖村发现了多处险情,那年的水也特别的大,布防图很直观的体现出了薄弱环节,指导大家应该在哪块布防,“省时又省力。”

  之前在阳新县水利局里,大家都尊称李朝富一声“老水利”。他不仅资格老,而且在业务上确实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2017年那次大洪水,李朝富在抢险时,为村民挽救了800多亩良田的损失。事情发生在排市镇官科外湖。这次洪水,导致官科外湖水位不断上升,直至水漫顶。镇里的领导看到涌出的洪水,为了保住堤坝,想直接开闸把水引导下方的800多亩良田里,准备弃田保堤。

  而李朝富通过当时的险情分析,认为还没到弃田保堤的时刻,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看了长江水位,不是很高,只要错开洪峰,完全可以保住堤坝。”李朝富回忆。最后,在他的努力下,800多亩良田保住了,河堤也保住了。

  “800多亩良田一旦被水浸泡,那多少村民就会颗粒无收。”李朝富说,作为防汛技术人员不仅要保住堤坝的安全,也更应该保住村民的财产安全。(完)